董學徵:我不是大明星 我只是在堅持一條路_新聞網_香煙可以集運去香港嗎

設為首頁 |

網站導航  

您當前的位置是: 首頁» 聊大人物»

董學徵:我不是大明星 我只是在堅持一條路

作者:周媛媛 文章來源:校報 更新時間:2019-04-12

  董學徵最近回到學校多了很多“迷妹”,常常被人認出來並要求合影,這是源於他剛剛憑藉一曲《故鄉有話告訴你》在第九季《我是大明星》的舞台上斬獲2018年度季軍。高超的唱功,幽默的言談,大氣的颱風,標誌性的圍巾,讓大家記住了這個帥氣的寶藏男孩,並親切地稱他為“全村的希望”。

  聊大男孩,加速向前衝

  這位耀眼的新星是如何養成的,得追溯到2012年。那一年,董學徵以優異的藝考成績和文化課成績考進聊城大學音樂與舞蹈學院,開始了一段嶄新的學習之路。同他一起考入的,還有張忠和侯鳳生。共同的夢想將實力非凡的“三小將”緊緊連在一起。他們一起參加比賽,一起學習生活,被稱為“異父不同母的親兄弟”。

  2012年,正是中國“三大男高音”戴玉強、莫華倫、魏松人氣迅猛的時候。時任聊大藝術團聲樂部部長的邢炳強老師説:我們也可以有自己的三大男高音啊!於是,風靡一時的“聊大三大男高音”就誕生了。此後四年,他們一起外出表演、交流、學習。“2013年學校舉行迎新晚會,那個時候能登上這個舞台真的很自豪,我們三人同時登上了,沒有一個人掉隊!”董學徵談起過往掩不住滿滿的笑意。

  榜樣的力量常常給予人捷徑。在聊大的四年,師長對董學徵的幫助不僅侷限於專業上。“有三個對我幫助很大的師兄,陳藍天、邢炳強、張天鷹。他們當時都是很優秀的學生幹部。他們不管從生活上、學習上、工作上,都對我幫助很大,起了很好的榜樣作用。”

  轉眼大學四年過去了,董學徵不甘心止步於此,又繼續考取了聊大的研究生,師從郭偉萍教授。郭教授談到自己的學生時讚不絕口:“董學徵十分努力,還很獨立,行政業務能力也極強”。

  成為研究生的他沒有安於現狀,除了學習以外他還擔任聊城市音樂家協會鋼琴專業委員會副祕書長、高唐縣音樂與舞蹈家協會常務理事以及校研究生會文體活動中心分管主席。身兼數職,擔任不同角色,一天下來他經常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由於時常工作到不分晝夜,董學徵的右眼球部分淤血。如此重負之下,他還跟朋友合辦了一個音樂培訓班,為父母減輕經濟負擔。培訓班主要培訓4歲半以上的孩子或成人,就聲樂、鋼琴、古箏、二胡等方面進行授課。即便勞累,他還是盡力完成了每一項任務,承擔起每一份職責。

  董學徵從來不是一個安於現狀的人,他積極參加了各類比賽,曾榮獲全國第六屆孔雀杯聲樂比賽入圍獎、山東省齊魯好嗓子最具人氣獎、《歌聲激盪四十年》山東省大學生校園最美歌聲大賽獨唱組一等獎、聊城市青年歌手大賽金獎等。“生活常常讓我喘不過氣,唯有站在舞台上,我才是真實的我,才能得到最徹底的釋放。”

  這個“閃閃發光”的男孩逐漸被各大節目組發現,通過節目組導演邀請,他站在了山東衞視2018年度第九季《我是大明星》的舞台上。從海選到決賽,歷經半年,聚光燈下光彩奪目的他,在台下卻承受着無數次的崩潰與壓力。

  璀璨男孩,舞台上一出好戲

  2018年度第九季《我是大明星》比賽期間,每天6點,他準時坐上通往濟南的班車。那時整個聊城市似乎還沒有睡醒,偶爾只有出租車在街頭徘徊。他的身影在湖南路大橋上顯得孤單、寂寞。這條從聊城到濟南的路,是一條可以通往董學徵所熱愛的音樂之路。

  比賽結束後,董學徵逐漸擁有了“明星”光環,但或許只有他還有他的隊友們能明白,從40強一步步走到最後衝刺10強,這個過程要遭受多少打擊,接受多少殘酷的事實。

  賽事長達六個月,比賽安排十分緊湊,經常是三天一小比,一週一大比。每次比賽前一天,節目導演都要跟董學徵打電話對流程直到深夜,第二天清晨,他又要坐上通往濟南的汽車,參加節目的正式錄製。錄製完成,他也不得片刻歇息,深夜坐車趕回聊城,為下一次比賽做好準備。永遠在路上,成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比賽到了中後期,天氣逐漸寒冷,董學徵要一直圍着圍巾,以起到保護嗓子的作用,圍巾格子樣式為他增添了幾分帥氣與穩重。一次彩排前,他把圍巾摘掉了,上台後被導演發現,立刻要求他重新圍上,從此,圍巾成為董學徵的固定搭配,“圍巾男孩”也成為了他的標籤,“親戚朋友每到賽前都要送一條鼓勵我,統共收到了有七八條吧”董學徵無奈地笑了笑。

  這場持久戰致使董學徵的身體不堪重負,但仍要啞着嗓子去克服一個個困難:節目組要求親友團到場,但親戚們遲遲請不下來假,沒法到現場助威;精心選好的曲目頻頻被導演否定,甚至一次換唱歌曲達到15首;錄節目到半夜,第二天仍要早起。回憶起這些,他雲淡風輕,就像是在跟老友討論今晚吃什麼一樣。

  他產生了退賽的念頭,百般猶豫之下,他把這個想法跟爸媽説了,父親聽到後只説了一句:“你自己看着辦。”父親早已改變高中時質疑他能否走下去的態度,他堅信這個“小娃兒”可以作出最好的選擇。但董學徵不知道該怎麼辦,他感到喘不過氣,心灰之下表明瞭自己想退賽的意願。尚芳圓導演得知後第一時間聯繫了董學徵,他們打了一個很長的電話,尚導演用關切的言語開導他,鼓勵他。電話掛了後的夜晚並不肅靜,董學徵回想起了高中時與父親在飯桌上信誓旦旦的約定,回想起了一路走來遇見的那些人那些事。天微微亮的時候,他想通了:“既然已經走到32強了,再説放棄太晚了,現在還不是跟這個舞台‘say.goodbye’的時候!”第二天,董學徵又整理好衣衫,精神百倍地出現在彩排現場。“那會兒學校還要期末考試,雙重壓力之下,我瘦了12斤。”

  當得知自己得季軍是什麼心情?“啊,耶!終於可以鬆口氣了!好累好累……感謝節目組、評委老師、各位導演以及台前幕後的工作人員,是你們給了我這個榮譽。感謝遇到的、給我指點迷津的親朋好友及陌生人。非常感謝在背後支持我的父老鄉親,總算是沒有給大家丟臉。”

  比賽過程中,董學徵還收穫了友誼。第九季《我是大明星》2018年度亞軍付曉一直被他視作競爭對手,“她太厲害了,實力太強了!”董學徵撓了撓頭,“我每次跟她同台競演壓力都很大!”但通過六個月的攜手並肩,他與付曉成為惺惺相惜的好夥伴,每次彩排前,付曉都會跟他説:“沒有問題,我們有實力,我們是專業的!”

  寶藏男孩,將被更多人發現

  “走哪兒唱哪兒,經常未見其人先聞其聲”,董學徵談起自己與音樂結下的不解之緣,正是得益於家人對他的影響。他回憶道,媽媽懷他時,會把大錄音機放到肚皮上讓他聽歌。叔叔也熱愛唱歌,不僅在家裏唱歌,還喜歡去街上唱卡拉OK,耳濡目染後使他也喜歡上了唱歌。

  升入高中後,班主任老師深知他的天賦,建議道:“你唱的不賴,為什麼不選擇學音樂呢?”這句話一下子點醒了他。中午回到家,爸爸正在吃午飯,他走到飯桌旁説:“我想學音樂。”爸爸夾了一口菜,又抿了一口酒,操着方音問道:“小娃兒,行嗎?”他脖子一梗反問道:“怎麼不行!”從此,這個“走哪兒唱哪兒”的小男孩正式走上了他的音樂之路。

  高中生活很艱苦,董學徵既要上文化課,還要訓練專業,但他不論寒冬酷夏,仍然每天堅持做發聲訓練,這一堅持,就是九年。“最基礎的就是最重要的”,這個信念為他日後走上衞視綜藝舞台奠定了基礎。

  山東電視台首席節目主持人李毅曾評價過:“董學徵是一個非常樸實的孩子,家人、老師、朋友對他寄託了很大希望。希望他不忘初心,用屬於自己的精彩來回報大家。”對於獲得季軍,董學徵並沒有太興奮,他很清楚他的目標和方向是什麼,自己又該做些什麼。曾有朋友推薦他去登上《星光大道》等更高級別的舞台,董學徵婉言謝絕了,“我覺得自己太嫩了,做電視明星的資格還不夠,要學習的東西還很多,如果有機會,我希望一步一個腳印,腳踏實地地再次登上電視熒幕。”

  談到未來,董學徵的目光變得堅定,用清晰肯定的語氣説:“我要考博。”“我想再探索一下這神奇的聲樂,我想把我學的東西正確地教給想學聲樂的人!”一點天賦加上十倍努力等於百分百的人生。對於董學徵而言,未來有着無盡的可能,祝願這個寶藏男孩,會被更多人發現!

【香煙可以集運去香港嗎】